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薛宝怡记起来了:“你五年前从大麦山带出来的那个?”

    乔南楚嗯了声。

    薛宝怡就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那姑娘有点特殊,是个聋哑人。乔南楚的后母是个狠心的,为了嫁到乔家,抛弃了那姑娘,她跟普通人又有点不一样,她是近亲生下的,出生就带了残疾,大麦山那地方落后封建,五年前,山里的人想把那姑娘沉塘,听说,还不是第一次对她‘用刑’。

    乔南楚就把人给带来帝都了。

    当时薛宝怡问过他,为什么带着那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他当时怎么说来着。

    “可能我心地善良。”

    善良个屁!

    薛宝怡寻思了会儿:“南楚,说真的,你是养媳妇,还是养女儿?”

    他们这群人,可都不是什么大善人,平白无故资助人家一小姑娘,说没点坏心思,他还真不信。

    乔南楚不跟他插科打诨:“少管闲事,再不闭嘴就给我滚出去。”瞅了窝在沙发上的江织一眼,“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真他妈娇贵啊。

    乔南楚去给他拿了条毯子,说正事:“上周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的案子,这周又出了一件盗窃案。”

    江织坐起来,裹着毯子又躺下:“和她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薛宝怡也凑过去听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文件袋里的资料摊在桌子上,指着里头的照片:“现场留下了痕迹,还有她的帽子。”

    帽子上有刺绣,字母Z。

    这个字母江织见过,在那个职业跑腿人的衣袖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江织语气很笃定。

    乔南楚噙着笑,睇了他一眼:“的确不是她,我们刑侦队和情报科追了这么久都没追到一点蛛丝马迹,以她的职业水准,怎么可能会在现场留下痕迹。”手指落在照片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,“要么是栽赃,要么是故意跟她作对,给她找麻烦,或者引她出来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她得罪过什么人?”薛宝怡抱着手,翘着二郎腿的脚尖一晃一晃,正色起来还颇像个正经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多了。”乔南楚随意列举了几个,“她的同行,她的委托人,她委托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个普通的跑腿人还好,那个Z,业务能力太强,即便不接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的委托,也还是会涉及到不少善恶难定的灰色带,盯着她的人,也自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织哥儿,”薛宝怡打趣,“你怎么对这个跑腿的这么感兴趣?”

    江织懒懒耷拉着眼皮,云淡风轻似的:“敲晕了我两次,得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相爱相杀呀。”

    江织不跟他扯淡:“那个牛奶,查到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交代的事,我能给办砸了?”薛宝怡摆出邀功的嘴脸,“刚刚让人发你邮箱了。”脸上堆了一副‘二爷厉害吧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二爷真厉害!

    阿晚还是蛮佩服薛小二爷的,然后用手机登了雇主的邮箱,调出资料递过去。

    就一页纸,江织一眼扫下去,目光定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猫着腰偷瞄的阿晚惊呼,“我看到周小姐的名字了,就在你的名字下面耶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神仙缘分呀!

    他就说这两人是天生一对嘛,周小姐的牛奶都是买来送给雇主的,前后还一共送了三箱,像周小姐这种打很多工才能勉强糊口的穷苦人,会送这么贵的牛奶,那得多喜欢雇主啊……诶?

    “周小姐居然买了三十多箱!”阿晚震惊了!

    江织抬眸,不冷不热地一瞥。

    阿晚退后,一个人默默地纳闷,周小姐是把所有积蓄都拿来买牛奶了吗?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我都排查过了,红色笔圈出来的,都有可能是那个跑腿的。另外,周徐纺的背景我也查了,一清二白,没什么特别的,名下资产少得可怜,现在住的房子还是登记在他人名下的,不过,也有可能是深藏不露。”薛宝怡停顿了一下,觉得有必要说一声,“她独居,是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江织原本垂着的眼睫掀开了一下,片刻失神后,又合上。

    薛宝怡也看出来了,这个周徐纺,对江织到底有几分不同,至于是几分,江织不说,那谁也猜不到,他的心思,一向难测。

    这件事,先放一边,乔南楚踢了踢薛宝怡的裤腿:“宝怡,你去楼下帮我拿个快递,我跟江织有事儿说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虽然不爽,还是挪脚了:“一个个都使唤我,祖宗啊你们!”

    阿晚还沉浸在周小姐是孤儿的悲伤当中,听到雇主喊他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等人都支开了,乔南楚才说:“那个医疗项目拿下了,不过,JC这次名声大噪,江家和陆家也瞧出了点名头,应该很快就会来查JC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是上面扶持的项目,多少人都去想分一杯羹,却被JC闷不吭声地一口吞下了,往后,这帝都商界,谁还敢小觑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。

    江织漠不关心似的:“如果遮掩不住,你就露面。”

    这态度,乔南楚也摸不清他的算盘:“你资本也够了,打算什么时候跟江家算算账?”

    未雨绸缪了这么多年,也是时候松松筋骨了。

    江织捂着嘴,咳了两声,竟是兴致缺缺,只是目色突然阴沉了些许:“看心情。”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