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骆家这个,是出了名的刁蛮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们乌拉拉氏理想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阿晚看着那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揪着一把头发的时候,目瞪口呆了,她人狠话不多:“赔你奶奶的赔!”

    放完狠话,就要开打!

    突然,啪嗒一声。

    是牛奶罐拉环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耳尖的方理想揪头发的动作硬生生僵住了,她硬着头皮扭头:“导、导演。”

    剧组有规矩,闹事者,滚。

    这是顶风作案,方理想心虚啊,喘着气哆哆嗦嗦:“那个……误误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望过去,就见大导演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捏着牛奶罐,没往嘴里倒,把玩着荡来荡去,他身形颀长,穿了件长及脚踝的黑色大衣,往那一站,像幅加了滤镜的精修画报,身后是白茫茫的大片积雪,他从画里走出来,唇红齿白,顾盼生姿。

    七分妖来三分娇。

    再加之那富贵人家娇养出来的从容贵气,真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他调儿懒懒的:“先把气给我喘匀了。”目光落在后面,流光溢彩的瞳孔里映着那张护耳棉帽下的小脸。

    方理想看大导演没生气,想着不是来问罪的,她顿时有底气了,把腰杆停直,调整好激荡的心情和急促的呼吸。

    江织气定神闲:“说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骆颖和只瞧了江织一眼,便生了怯,目光飘忽,哪还有方才的气焰。

    反观方理想,有人做主了,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慷慨激昂,指着骆颖和就嗷嗷告状:“她裙子破了,非说是我们辉发那拉氏纺踩的,还要我们赔,我们不赔她就不让我们走,对我言语羞辱就算了,还,”她眨巴眼,两行清泪就下来了,“还要打我们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织女郎的演技,没得说啊。

    江织喝了口牛奶,一个抛物线把罐子扔进了三米外的垃圾桶里,然后抬眼皮,瞧着骆颖和:“是这样?”

    骆颖和与江织不是第一次见,年少时就认得。

    少女怀春的时候,她也和堂姐一样,对这般好看的少年心生恋慕,直到那年,骆家大火,那个身份卑微的养子死在了火里。

    当时的江织还只有十六岁,拖着久病的身体,去骆家放了一把火,没人敢拦他,就眼睁睁看着目光猩红的少年将骆家老祖宗的牌位摔了粉碎。

    打那之后,江织与骆家交恶,骆颖和对他也再生不出一点旖旎的心思,除了怕就只剩怕了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江织若是发起狠来,什么都敢做。

    她结巴了,回了江织的话:“就、就是她踩的。”

    他闲庭信步似的,朝前走了两步,态度懒懒散散:“她们两个都是我剧组的人,不就是条裙子,我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踩的。”一直沉默的周徐纺重复了一遍,“不是我踩的。”

    江织走到她前面,挡着身后众人的视线,伸手摸了摸她的棉帽子:“没事儿,咱们剧组不差钱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周徐纺被他哄到了,就没再出声了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