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猛地后退,可脚绊住了沙发腿,趔趄了一下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她顶着两坨‘高原红’,嘴巴微张,目光呆滞,那只被亲了的手不会动了,就那么举着,一直举着。

    可爱爆了!

    还想再亲。

    江织舔了一下唇,把身体里那只疯狂叫嚣的禽兽拖回去,只是眉眼里荡漾着的怯怯春色怎么也收不住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,眼里含了桃花,像点了上好的水彩,颜色漂亮得过分,他压不住嘴角的笑,起身蹲了过去,就蹲周徐纺边儿上。

    两手伸过去,他跟抱小孩似的,把她团成团,抱起来,放在了沙发上,然后蹲她前面仰头瞧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呢,宛如石雕,眼皮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江织笑得虎牙都出来了,也羞红了耳朵,可目光不躲,仔仔细细地盯着她:“怎么那么不小心,摔疼了没?”

    她表情还是一愣一愣的,被亲过的手也还僵着不动,可细看,她五根手指轻微地蜷了蜷。

    江织都怕她手酸,把她的手摁下去,再用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脸:“傻了?”

    她傻唧唧地看他,脸越来越红,越来越红……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门毫无预兆地被推开,紧随着是一口卷着舌九曲十八弯的京片子。

    “织哥儿~”

    这不着调的样儿,还能是谁,薛小二爷呗。

    这么一惊扰,周徐纺飘出去的魂儿回来了,她猛一站起来,膝盖直接把江织给顶出去了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江织屁股坐地毯上了,手打翻了茶几上的箱子,箱子里的棉花糖砸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周徐纺就蹲下,随便捡了两包,拔腿就溜了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轮到他傻唧唧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瞧了瞧那脚下生风的姑娘:“织哥儿,你这是做什么禽兽勾当了,看把人家姑娘吓的。”他随手捡了包棉花糖,刚要拆开——

    江织一把抢回去,还坐在地毯上,忍着咳嗽把棉花糖一包一包捡回箱子里。

    “阿晚。”

    阿晚闻声而入。

    他扶着茶几站起来:“把这箱糖给周徐纺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白眼都快要翻上天了,真他妈想揍人,可瞧见江织正搁那咳着,眼泛桃花小脸葱白的,他这该死的怜香惜玉之情又开始泛滥了。

    他这人吧,就是见不得美人受苦受罪。

    罢了,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坐下,二郎腿一翘,给江美人这小处男指点指点迷津:“你家这个一看就是张白纸,你攻势别太猛,会吓跑的。”

    这不,跑了吧。

    江织躺下,吹了吹额头的短发。

    刚刚,是他没忍住。

    他有点燥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薛宝怡不打趣他了,说了正事儿:“你新电影的角儿,给你选好了。”他调出手机里的资料,扔给江织瞧瞧,“这三个都还不错,你挑挑。”

    前面两个都是宝光的招牌,一个影后一个视后,就最后一个是新人。

    江织划了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薛宝怡看了一眼:“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?”他有点头疼,怎么偏偏选了这个,“这姑娘有点野,不好管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打游戏的时候,狂得不行,骂人更不得了,半小时骚话都不带重复的。

    不过,平心而论,这姑娘演技有灵气,是块璞玉。

    江织懒懒地收了手:“就她了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刚才揪头发的动作不错,有前途。

    有前途的方理想这会儿正在吃灌汤包,一嘴塞一个,吃得满嘴油光。

    旁边,周徐纺揣着两包粉色的棉花糖,低着个头,一动不动像颗石墩。

    方理想把最后一个灌汤包塞到嘴里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‘石墩’没动。

    方理想再叫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‘石墩’抬起头:“啊?”

    方理想瞅着不对劲啊:“你怎么魂不守舍的,是不是江导对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她立刻摇头,攥紧右手,放到后面:“没有!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咋听着像此地无银三百两?

    方理想盯着她瞧:“你脸怎么那么红?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点热。

    她把护耳棉帽摘了,右手还攥着放在身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