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九点,周徐纺回到了家里,什么也不做,呆坐着,一坐就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电脑开着,霜降的信息一条接着一条。

    “你名下的房产和资金我都帮你处理好了,江织不会查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做了估算,还差一个亿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凌渡寺的平安福挂件,我试着做了一下排查,新名单发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毫无反应,眼睛虽盯着电脑,神却不在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霜降发了一声嘀。

    她还在走神。

    霜降又发了一串嘀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才抬头,目光无神,自言自语:“江织生我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不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不跟我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连着三句,一句比一句心慌,一句比一句懊恼,她甚至把坐垫都扯破了,嘴也咬破了。

    霜降发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“我发了好多句号给江织,他都不回我了。”周徐纺越说越悲伤,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肩膀,一点精神头都没有,表情像天塌下来了,“他不想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好难过。

    霜降也不知道怎么劝她,见她又坐了一会儿,然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她从椅子上站起来,颓丧颓丧的一副表情:“我去执行任务了。”就算江织不理他了,她也要去保护他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突然切了监控出来。

    霜降发来一句:“门口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魂不附体的周徐纺这才分出一点点精神头去听楼下的声音,听清楚脚步声后,去衣帽间套了件从头裹到脚的棉衣才下楼去。

    她外套的帽子戴着,开了门,只探出一个脑袋:“找谁?”

    声音有点冷,有点蔫儿。

    门口是三个男人,都穿着物流公司的工作服,后面两人抬着箱子,前头的男人问道:“周徐纺小姐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她脸很小,一半藏在衣服里。

    送货的大哥瞧不清她长相,就觉得这姑娘眼睛透凉透凉的,有点不太敢直视,他把送货单递过去:“您的吊灯,请签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闻言抬头。

    送货小哥这才看清她的脸,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浑身都是生人勿近的冷淡。

    她接过单子,签了名递回去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手白白嫩嫩的,一看就知道不怎么见太阳光,送货小哥不带恶意地打量了两眼,问:“不用我们帮您送上去吗?”很重的呀,她一个小姑娘怎么抬得动。

    她冷冷淡淡:“不用。”从门后伸出一只手,把箱子接过去,轻轻松松就托举起来了,眼睫毛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送货小哥惊呆了:“那要不要我帮您安装?”

    她摇头,说谢谢。

    她做过电工兼职,可以自己安装,把箱子托进楼栋,她又道了句谢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送货小哥再次惊呆了,不由得问同伴:“那箱子多重?”

    “一百多斤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瞅着那姑娘像抬白菜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徐纺一只手把‘白菜’搬进了屋,拆了箱子看了一眼,更失落了,她蹲箱子边儿上,垂着脑袋,又开始自言自语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“江织给我买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昨晚还背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对我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这么好,我还惹他生气了。”好懊悔。

    “我好坏。”好懊丧。

    “我是渣女!”好懊恼!

    周徐纺特别特别难过,难过得觉得世界都灰暗了,她不跟他在一起,怎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靠近江织,更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接受他的好。

    她好气自己:“我是大渣女!”

    霜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周徐纺这么自我批评,霜降就建议了一句:“要不你哄哄他?”

    哄?

    周徐纺陷入了迷茫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热搜头条第一是著名江姓导演夜携美女上警局,第二第三条是圈内一对明星夫妻的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在游轮上举行,受邀宾客几乎占了小半个娱乐圈,那位头条上挂着的江姓导演也在邀请之列。

    婚礼没有请媒体,保密性很高,记者朋友们只能蹲守在游艇外面的红毯上,来一个逮一个,挖一条算一条。

    媒体朋友们发现啊,江导今天的心情很差,非常差!脾气特别爆,非常爆!

    “江导,能回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