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周徐纺一兴奋,就喜欢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她在玄关蹦跶了好久,才去开电脑。

    “霜降。”

    海绵宝宝还没跳出来。

    亢奋的周徐纺已经忘了现在几点了,一直戳着电脑:“霜降。”

    “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那边,小姑娘听到电脑里的警报声,从被窝里爬起来,睡眼朦胧地眨巴眼,顶着两坨高原红,打了个哈欠,下床坐到电脑前,戳了两个字过去: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屏幕上,周徐纺一张放大了的小脸红彤彤的,像早上的大太阳。

    ‘大太阳’咧着笑:“我今天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霜降刚要问为什么很高兴。

    她就迫不及待地说了: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句,更亢奋,更激动,更欢喜:“我男朋友是江织!”

    霜降一点儿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周徐纺啊,早晚会被那个小美人拐走。

    “月亮湾呢?”

    周徐纺都没有思考,就说:“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她兴奋极了,眉飞色舞地强调:“我男朋友是江织。”语气可得意了,“我要跟我男朋友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霜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徐纺啊,喝了江织给的迷魂汤了,喝了好大一碗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,都告诉他了吗?”霜降改了个称呼,“都告诉你男朋友江织了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摇头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‘大太阳’一下子就阴了,露出了担忧的表情:“他只知道一点点,不敢全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她那双生气了就变红的眼睛,她就不敢给江织看到。

    太像女鬼了……

    霜降问:“那以后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周徐纺想过:“等他再多喜欢我一点了,我就都告诉他。”等那时候啊,他喜欢得离不开她了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埋着头,偷偷地笑。

    霜降在屏幕上给她码了一堆的小桃心,倒映到周徐纺眼睛里,刚好是满目桃色,她自己乐了一会儿,摸到手机,说:“我不跟你说了,我要给江织发微信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就不跟霜降聊了,两根手指戳着手机在打字,打了半天——

    “他应该还在开车。”

    开车不能分心,那还是等会儿再找他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字删掉了,刚要放下手机,江织发了视频通话过来。

    她立马接了。

    屏幕上,弹出来江织那张漂亮的脸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瞄来瞄去地找镜头:“你到了家吗?”

    江织侧脸朝她,在开车:“还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车水马龙,有声音传进视频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开车,不要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给挂了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把她拖过来,嘬几口泄愤。

    江织一踩油门,车开得飞快,等到了老宅,他安全带都还没解,先给周徐纺发微信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音刚发过去,周徐纺就发了视频通话过来。

    行吧,不恼她了。

    真是怪了,从他喜欢上这姑娘开始,幼稚程度就屡破纪录。

    他接了。

    那边,周徐纺不熟练地找了一会儿镜头,找到后,才对着镜头喊他‘江织’。

    江织被她叫得魂都飘了。

    可爱死了。

    他女朋友宇宙第一可爱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?”他解开安全带,下了车,没有进屋,站在老宅屋外的灯笼下,借着灯火的光,看视频里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坐在了沙发上,后面是一整面刷成了白色的墙,她坐得端端正正,有问有答:“我在等你给我发微信。”

    真乖。

    他女朋友宇宙第一乖。

    这时,屋里有声音。

    江织把手机的屏幕捂住了,放在唇边,小声道:“徐纺,你先别出声,等我到了房间里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也悄咪咪地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是二房的太太骆氏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织哥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手机揣回兜里,走进屋,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手里抱着只贵宾,指甲莹润,保养得很好。她轻抚着那只贵宾的毛,柔声细语地问:“怎么出院了?你奶奶知晓吗?”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贵宾冲着江织叫唤,凶神恶煞的。

    江织眉眼微挑,眸间凝了霜:“我想出院便出院,还需要谁同意?”

    贵宾立马哼哼不出声了,往主人怀里钻。

    骆常芳安抚地拍着贵宾犬,眼里笑意不减:“我哪是这个意思,这不是你出院了嘛,得提前知会一声,也好叫下人准备好你的汤药。”

    入冬之后,江织的药便基本没断过。

    他轻咳了几声,唇色染了红,肤色却白,微喘:“这个老太太会操心,就不劳烦二伯母了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颔首:“那成,不打扰你了,你早些歇息。”

    他又咳了几声,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等进了房间,锁上门,开灯,他把手机拿出来:“可以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凑镜头特别近,满屏幕都是她的脸,这么放大着,显得她更呆,她问江织:“你又不舒服了吗?”

    江织脱了外套,坐在床上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瞅着镜头,目光热切,紧紧盯着江织没几分血色的脸,似乎要从那边爬过来:“可是你咳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轻描淡写的口气:“老毛病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要紧,你都病了!”周徐纺神情很严肃,“江扶离不是好人,她妈妈肯定也不是好人,你在那边住,一定要小心,他们给的东西你别吃,还有水,水也不能乱喝。”

    她急得都皱了脸。

    江织还笑,一笑呀,眼睛里就开桃花,漂亮得不成样子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不放心:“把你房间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有没有慢性毒药之类的。”她是正经严肃的,说,“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。”她表情有点天然呆。

    她还不爱笑,冷冷的神色,生气了就把嘴巴抿成一字,担心了就把眉毛皱成八字,情绪不多,但全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冷萌冷萌的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一呆:“嗯?”

    江织撑着手往后躺,衬衫的扣子被他解了两颗,堪堪能看见里面的锁骨,他对他的小姑娘说:“把脸凑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就把整个脸都放到镜头里。

    江织对着屏幕亲了一下,笑了:“你怎么这么乖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屏幕黑了。

    是周徐纺那边手机掉了,她在沙发下摸索了一阵,才把手机捡起来,把她再放进镜头里,脸已经是红的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我了。”江织指腹落在屏幕上,凉凉的,他轻轻摩挲着,眼眸温柔,话不怎么温柔,“他们是坏人,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真要来阴的,谁玩谁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纠正他:“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江织笑,小小的虎牙不明显,只露出来尖尖的一点儿,那么一点就能磨平他的戾气,像个少年人:“这世上啊,也就你觉得我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是没沾过什么血。

    但是他喜欢借别人的手,为非作歹什么的,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是!”她还可坚定了。

    江织笑了笑,不纠正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微信给我备注的是什么?”他问要紧事儿。

    天下最美的美人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好意思说,就撒谎了:“备注的是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江织不满意:“得改。”现在啊,他就想在周徐纺脑门上贴上‘江织专属’的标签,恨不得向全世界张扬,他处了个姑娘,最好的一个。

    幼稚吧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对她,幼稚又怂。

    “改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:“男朋友江织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耳朵开始烧。

    又想了想,他还是觉得不够:“宝贝男朋友江织,先就这么改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肉麻兮兮的……

    见她还没答应,江织从床上坐起来,顶着一头抓乱了的头发,有点急躁: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等她说话,他就开始患得患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愿意改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喜欢你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恋爱中的人,不分男女,大多敏感又小气,江织也没能免俗,没得到时,千方百计地谋,得到了,又战战兢兢,怕守不住。

    他那一身风骨和气节,都折给她了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!”

    周徐纺答:“改。”她双手举手机,放在上方四十五度,脸上是‘精忠报国’一般的表情,“我改!”

    江织脾气不好,是真的。

    好哄,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笑了:“那我也改。”

    他原来给周徐纺的备注是‘我家小祖宗’,现在改成了‘我女朋友纺宝小祖宗’。

    不谈个恋爱,他都不知道,他还能肉麻黏人到这种程度,他觉得这不是他的问题,是周徐纺,是她给他下了蛊。

    挂了视频,江织心绪还是平静不下来,他像个傻子一样,爬起来,磨了墨,想给周徐纺画一幅画。

    最后——

    罢了,画得他自己都不认得,有点不忍直视,本想扔了,一想到那是周徐纺,就下不去手,把下人喊来,大半夜地让他去弄卷轴,裱装好,把画挂在床头。

    下人欲言又止:“小少爷,这是……”他大胆猜测,“这是辟邪吗?”

    灵魂画家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爷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自称爷的时候,多半是恼怒了。

    下人灰溜溜地滚了。

    已经凌晨了,江织躺着,看那画,满脑子都是周徐纺,一点儿睡意都没有,他拿了手机,开始打电话。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