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是法力无边的黑无常大人呢!

    江老夫人自然不信这一派胡言,再问了江川一次:“说什么鬼话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江川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见问不出话来,江老夫人叫了几个下人过来:“你们几个都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人结伴上了楼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上面没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困惑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,道了一句:“怎么可能啊,出口都堵住了,人还能飞了不成?”

    到处都是眼睛,真能插翅飞了?

    ‘明地主’家那个‘傻儿子’又出来神神叨叨:“人当然不能飞了,但是黑无常大人会飞。”怕大家不信,他拍胸脯保证,“我亲眼见过,黑无常大人法力无边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像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江川,”江老夫人叫人把他扶起来,“我再问一遍,是谁在上面?”

    江川已经缓过来了些,只是神色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惶恐,他回话:“是黑无常大人。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薛宝怡搓搓胳膊:“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”他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乔南楚,“你信有鬼吗?”

    “心里有鬼的人,才信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可楼顶的人确实不翼而飞了,还有两个见了鬼的‘目击证人’。”

    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那一套,挺不适合今天来赴宴的这群人,这群人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,能爬到那个位置的,哪有几个手上干净的,多多少少都有点亏心事。

    薛宝怡就有。

    他觉得后背有点发凉啊:“我还挺信的,估摸着我心里可能有只鬼,这么想想,我坏事也做了不少,明天要不要去捐个款、盖个希望小学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怕鬼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怕啊。”薛宝怡又开始不正经了,“要是个漂亮的女鬼,就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懒得跟他瞎扯淡:“你看江织。”

    突然闹鬼,大家都人心惶惶的,就江织,还怡然自得地翘着腿坐着,薛宝怡啧了声:“他笑得挺勾人。”

    那笑,洋洋得意的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那小美人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乔南楚笑得意味不明:“可能被鬼迷了心窍。”

    这寿宴被这一出整得乱糟糟的,不少宾客提心吊胆,不想留,也不敢走,院子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,夜里天寒,不一会儿就结了薄冰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发话:“扶离,你带青和去你房间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被冻得不轻,整个人狼狈不堪,哪里还有平时的戾气,她站都站不稳,被江扶离和下人搀着先回避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又吩咐:“阿桂,你领几个下人去屋里搜,一寸地儿都不要落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都安排好之后,老夫人才面向一众宾客:“让各位受惊了,我老婆子以茶代酒,在这里给大家陪个不是。”一杯茶见底之后,老夫人又道,“宴席会摆在后院的宅子里,要麻烦各位移步了。”

    由下人领路,一众宾客移步去了主宅后面。

    明松定趁人不注意,一把揪住自家傻儿子的耳朵:“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明阳花一跳三步远,躲开了,眼巴巴地看着明赛英,向她求救:“姐。”

    她姐身上也不知道穿着哪个野男人的西装外套,摆着一张臭脸,不但不救,还对着他的臀部踹了一脚:“过去!”

    这是亲姐和亲爹!

    明阳花还来不及感慨他命途多舛,就又被他爹揪住了耳朵:“你个死小子,在这种地方也敢胡说八道,一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!”

    明阳花痛得龇牙咧嘴:“爸,您别啊。”

    他都二十好几的人了,还动不动就揪他耳朵,让人看到了,脸往哪搁?他不要面子的啊!

    烦躁!

    明阳花扭头,瞪他老子:“您不能打我,我是黑无常大人的人间使者——”

    明松定一捶子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黑无常大人的人间使者就这么遭到了毒打。

    用手还不够,明松定还用脚踹:“什么狗屁人间使者,你再胡言乱语,我抽死你!”

    明阳花不服,把耳朵从他爹手里扯下来:“我真是人间使者,黑无常大人说了,我骨骼清奇,就我能看见地狱使者,你们这些凡夫俗子——”

    凡夫俗子明松定:“就你能看见?那江管家看到的是什么?”他这暴脾气,一嗓子嚎过去,“是鬼吗?啊?!”

    对哦。

    江管家怎么也能看见黑无常大人?

    “人间使者?”明松定又是一脚,踹过去,“使者个屁!”

    感觉如同哔了狗的明阳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他是被骗了吗?他居然被一只鬼骗了?!

    卧槽槽槽槽槽!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嗷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是明阳花鬼哭狼嚎的惨叫声,被湮灭在人声鼎沸中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江织叫了出来,找了个人少能说话的地儿,问他:“刚刚楼顶是谁?”

    他还正儿八经地回了句:“黑无常大人。”

    瞎几把扯淡!

    乔南楚摸出打火机和烟: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

    他刚咬着烟嘴,正要点上,江织就把烟抽走了:“别在我这个病秧子面前抽烟。”他把烟扔垃圾桶了,“若在楼顶的是你,宅子下面有人守着,你会怎么脱身?”

    乔南楚瞧了瞧地形:“后面还有个屋子。”

    江织睇了他一眼,眉眼里落了清晖:“中间有十米,你飞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工具,飞过去也不是不可能。”乔南楚补充,“当然,普通人想也别想,得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。”

    江织又推翻了他的假设条件:“后面那屋子是平顶,没有任何抓取的地方,用不了工具。”

    那就插翅难飞了。

    乔南楚捏着个打火机,在手里转了转:“所以?”人是怎么逃走的?

    江织又拿出方才那套一本正经的说辞来:“所以是黑无常大人啊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,少有这么兴致勃勃的时候:“本来还只是怀疑,看你这么护短,可以确定了,就是你家那个。”

    被戳穿了,江织不满:“做警察的,说话要讲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没有,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倒有不少,跑腿人的圈子里,传她三头六臂刀枪不入,说是无所不能。”乔南楚眼神玩味,“你家那个真会飞檐走壁?”

    江织没有正面回答,他煞有其事地胡说八道,还用了那种洋洋得意的口气:“她可能是封印解除的仙女,法力无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黑无常大人吗?又变仙女了?”

    “少来套我话,去吃你的酒。”江织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,“最多十分钟,就要收场了。”

    这没头没脑的一句,乔南楚没听明白:“收什么场?”

    他不说了,拖着懒洋洋的步子走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啊……

    乔南楚掐着时间等,到第八分钟的时候,江家的下人脚步匆忙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骆家两位小姐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相邻两桌都听到了,这骆家人啊,一刻都不消停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还坐着,神色自若,是事不关己的态度:“这是骆家的家事,去跟亲家公老爷子说。”

    下人会意,去告知了骆怀雨。

    他唤了唐想过来,拄着拐杖才刚站起来,尖叫声就已经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还是骆青和。

    今儿个,她是要把脸一次丢个尽啊。

    前头屋子的大厅里,骆家堂姐妹正‘打得火热’,确切地说,是骆颖和单方面殴打骆青和。

    地上,全是蓝色花瓣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植物,花开六瓣,是微微透明的蓝色,没有叶子,茎上有刺,尖尖细细的,有指甲那么长。

    骆颖和抓了一束在手里,发了狠地往骆青和身上抽。

    那针一样细的刺,扎进皮肤里就断了,痛得骆青和尖声大叫,躲避时被绊倒在地,刚刚寒气入骨,还高烧着,根本没有力气爬起来,只能蜷缩着往后退。

    她气极:“住手!”

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