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还没吃饭饭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动怒了:“他们饭都不给你吃?”

    人质周徐纺瘪瘪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绑匪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人质的家属缓了一口气,把情绪压下去,声音放低,安抚人质:“徐纺,你别怕,先——”

    通话时间已过一分钟三十秒。

    洪三直接拿起手机,关了免提了,他可没有时间、也没有耐心听这对痴男怨女在这你侬我侬,而且,江家的公子可不是个简单的,他不再耽误时间了,言简意赅:“你女朋友好好的,准备赎金吧。”

    江织也开门见山:“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洪三说:“五百万,全部换成美金。”

    那边迟疑了片刻:“交易时间和地点。”

    洪三又看了一眼通话时间,提快了语速:“时间和地点我会另外让人送过去。”他话风一转,威胁,“不过,你可别报警,要是让我发现有警察,我就立马送你女朋友上路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犹豫,表了态:“我不报警,但你也别动我的人,你敢把我当肥羊宰,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,钱我多的是,没必要为了五百万去报警,给你多少都无所谓,就当我扶贫,但要是我的人哪里伤着碰着了,那你就不好收尾了,我不管你谁,伤了我的人,我就一定要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江家的小公子,真不好惹。

    洪三沉着脸,眼里有慌乱,垂在身侧的手握了一下,黏糊糊的,出汗了。

    江织继续用发号施令的口吻说:“她还没吃饭,去给她买饭。”

    通话时间已经将近三分钟了。

    江织还在说:“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洪三恶声打断了:“少给我拖延时间,安静地等我通知。”他冷哼了一声,“你敢耍花招,我就不怕死,你大可以试试,大不了拉你女朋友做垫背的。”

    撂完话,洪三直接挂了手机,然后立马关机,再把手机扔进了燃着火的铁桶里。

    “那个,”

    笼子里的人质扒着钢筋,心慌慌地说:“我还没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洪三上前,一脚踹在笼子上:“给我安静,再说一句话,把你嘴巴封起来!”

    人质立马闭紧嘴了,吓得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见她老实了,洪三才回头吩咐了阿旺一句:“你去买个饭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埋着头,露出了满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十点三十四。

    江织刚挂了电话,问了一句:“查到没有?”

    他还在歌剧院的保安室里,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,屏幕上都是海绵宝宝,他的手机正用数据线连着,另一端连接了笔记本。

    霜降的声音是电脑合成,音色像汽车导航,她说:“时间太短,没有追到具体的地址,只有大概范围。”

    对方是个有脑子的绑匪,知道这边会追踪,把时间掐好了。

    霜降的速度比一般黑客快了很多,才勉强追到一个大致范围。

    江织道:“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霜降把追踪范围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从外面回来了:“车辆我都查过了,牌照是假的,绑匪的行车路线断在了三里桥,那一带有好几个岔路口,而且很偏僻,没有监控,或者是盲区。”

    三里桥。

    江织把地图调出来,圈出霜降发过来的范围,默不作声地看了一会儿:“如果我是绑匪,我会走这里,这里,”他在地图上一处一处标出来,“还有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几处,都是掩人耳目的地方,目击者少,监控也少。

    这是犯罪学里的反侦查。

    薛宝怡大概知道他几个意思了:“撒网式?”这么大块地方,撒网式搜罗,得耗很多人力,而且,还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江织不多做解释,只说:“一处都不要漏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说行:“你不是答应了要去交赎金吗?”交了赎金不就没事了?还要费尽心思去另辟蹊径?

    “得留后路。”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这是当命根子在护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打了个包票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江织一点都不放心,他还见不到周徐纺,还摸不到、抱不到她,心里的不安与慌乱一刻也不消停,脑子里兵荒马乱的。

    他抽了一张纸,擦掉手心的汗:“居然只要了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问:“五百万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绑匪,你都干一票了,我这样的身份,”假设完,江织问,“你会只要五百万吗?”

    薛宝怡是个干大事的,当然不会只要五百万。

    他说实话:“我会要五个亿。”

    这才对。

    江织的身价,远远不止五百万,而这个绑匪敢打他的主意,至少说明他有那个狗胆,可却只要五百万。

    是不对劲,薛宝怡猜想:“难道不是图钱?”

    江织可以肯定了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的力量和速度是正常人类的三十多倍,如果在不知晓她弱点的前提下,要短时间把她绑走,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他怀疑,他家周徐纺,是故意被绑的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江织收到了霜降的邮件。

    霜降:“我收到一条消息,是陌生号码。”

    江织还在歌剧院,还没有收到绑匪的交易时间与地点,他暂时不打算挪地方,整宿没合眼,眼睛有些涩,泛红。

    他说:“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数字,还有一句话。”霜降把那句话原封不动地发过去,“江织,不用担心,我是黑无常大人。”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