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给我拿被子?”

    哦,拿被子。

    温白杨去卧室,把她床上的被子抱出来了,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躺着,也不动,眼里融了三四分醉意,有什么情绪似是而非,也不说话,就看着她。

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他才说:“帮我盖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好不一样,像是需要照顾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温白杨蹲下,把被子打散,铺得方方正正,将他整个人都盖住,只让头在外面,她嗅到了很浓的酒意:“你是不是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看出来了,他心情很低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怎么安慰:“那要不要再喝点酒?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要喝,便起身去拿酒,刚站起来,却被他拉住了:“不能请男人喝酒,更不能在家里请。”

    她还小,不懂。

    喝了酒,男人没几个好东西,在姑娘家喝了酒,借着酒意当禽兽的,更多。

    他松手,稍稍坐起来,耐着性子问:“知道了吗?”倒真像个称职又古板的长辈,也怪不得薛宝怡说他养女儿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养女儿。

    她似懂非懂,点了头。

    这个成人话题,他没再多说,再说,气氛就该不对了。

    他端起杯子,喝茶。这大麦茶是她自己弄的,跟外头的不大一样,他家里也有,都是她送过去的,他还偏偏来这儿讨茶喝。

    茶几上,除了茶壶,还放了一个烟灰缸,上次他过来,问她有没有烟灰缸,想抽烟,她说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新添的。

    烟灰缸的旁边,摆放了一张老照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一年拍的?”

    照片里,他穿警服,身边的小姑娘才到他胸口,傻里傻气地比着剪刀手。

    温白杨用手语道:“我来帝都的那一年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她脸上的高原红还很明显,特别不爱笑。

    当时,他还在念警校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照片拿起来,瞧了瞧,笑问她:“你刚来的时候,有一米五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温白杨:“有。”她平时很尊重恩人,从来不会反驳他的话,但这一次,她想纠正,认真地纠正,“我那时候一米五一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一米六三。

    乔南楚又笑了,养得还不错,长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把照片放下,刚碰到杯子,动作停了一下,目光定住了,在看照片里他警服上的警号。

    14Z083,是他在校时的警号。

    六位,数字加字母,前两位是入校年份,帝都警校的在校生都是这同样一个编号格式。

    若有所思了一会儿,乔南楚拨了江织的号。

    响了很久,才通,江织是被吵醒的,不情不愿地接电话:“怎么了?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“0893给周徐纺的纸条还在?”

    江织睡意很浓,声音都有气泡音了: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别睡了,等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困得厉害,打了个哈欠:“我把钥匙放门口,自己开。”他要先睡。

    乔南楚挂了电话,起身:“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点点头:“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跑去厨房,把冰箱里的小菜装好,装了一大袋子提出来:“你带回去吃。”把袋子递给他,她嘱咐,“吃不完要放冰箱里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接过袋子:“锁好门,除了我,晚上别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叫了个代驾,去了青山公馆。

    江织把钥匙放在了门口的地毯下面,他直接开门进去了,屋里灯都没开,他开灯,去卧室,把被子掀了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趴着的一团动了动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乔南楚拿了枕头,扔在他头上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织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,坐起来,顶着一头东倒西歪乱糟糟的雾霾蓝:“你就不能等早上?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江织踹掉枕头,爬下床,打了个哈欠,睡眼惺忪地去了书房。0893留的那个纸条上面还有血,就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江织窝在沙发里,懒得动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乔南楚指给他看:“这个2,有没有可能是字母Z?”

    他瞧了两眼:“不太像。”不过,“也可能是0893把Z看成了2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