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年盛夏,知了吵吵闹闹的。

    骆颖和不爱学习,每每拿出书本作业,就打瞌睡,果然,不出十分钟,她就睡趴下了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,都日落了,收拾书本的时候,发现她原本解不出来的那道题下面有他人的字迹。

    她顿时火冒三丈,走到花架前,冲骆三推搡了一把:“谁让你动我作业了?”

    花棚里就她们俩,除了这小哑巴,不可能是别人。

    咣的一声。

    骆三手里的洒水壶掉在了地上,盖子滚落,水溅到了骆颖和的裙子上。

    这下,骆颖和彻底暴躁了,拽住她身上那件不合身的旧衣裳,拖到桌子那儿:“你一个弱智,看得懂吗你!”

    她比骆颖和小了两岁,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又瘦又矮,骆颖和高了她一大截,轻轻松松就把她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骆颖和指着数学题,大发脾气:“谁教你的?”十六岁的少女,张牙舞爪的,一点也不收敛气焰,“快说,是谁教你写字的?”

    她被按在桌上,不挣扎,也没有表情,眼神麻木、空洞。

    骆颖和看见她这个木讷的表情就窝火,拿了本书,专挑硬的地方往她身上砸,一边砸一边骂:“我跟你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仅哑了,还聋了是吧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动我的东西!让你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骆颖和火气还没消,撂下书本,一把把人推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骆三还不满十四岁,瘦骨伶仃的,被一下推了好远,肩膀撞在花架上,她手麻了一下,一颗糖就从手里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粉色的糖纸很漂亮,很耀眼。

    骆颖和一眼就认出来了,冲冲地走过去,抓住她的手:“你还偷了我的糖!人傻也就算了,手脚还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她手攥得很紧。

    手里还有呢。

    骆颖和掰开她的手指:“松开!”这时候倒有劲儿了,居然掰不开她的手,骆颖和上脚踹,“你给我松开!”

    她不松,死活都不松,也不知道痛,被打了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她越这样犟,骆颖和就越讨厌:“哼,我就算给狗吃也不给你吃!”

    抢不过她,骆颖和就走到后面的花架,直接折了几支玫瑰,用纸包着,扬起手就往人背上抽。

    花茎还没落下,骆颖和的手就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气恼地抬头,接着愣了一下:“江、江织。”

    那时,江织十六岁,是个又高又俊俏的少年郎,骆颖和见他一次,便脸红一次。

    平日里江织从不正眼瞧她,可这次,他那双总是懒懒散散的眸子正盯着她,少年桀骜张狂,眼里的戾气丝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他抢过那几支花,反手就往她脸上甩了。

    骆颖和尖叫了一声,捂住脸,花刺划破了皮肉,痛得她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再让我看见你打他一下,我就把你打到半死。”少年眉眼冷漠,把花掷在了地上,“我江织说到做到,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江家的小公子是个什么脾气,骆颖和常听母亲说起,念的最多的,便是让她离远些,别惹恼了这个祖宗。

    骆家是富贵家,却不比江家,那是帝都金字塔顶端的家族,而江织,是江家最受宠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谁都想跟江织交好,可他偏偏只理骆家那个哑巴。

    骆颖和低着头,没有还嘴,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骆三乖乖跟着少年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花棚,他转头就骂她:“你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她愣愣地点头。

    是呀,都说她是小傻子。

    她还点头,他都要气死了,恨铁不成钢:“谁说你是傻子!”骂完他自己哼了一声,受了气撒不出来似的,他闷声闷气地数落她,“对,你就是个傻子,被打也不知道还手,你一个男孩子,还打不过她一个女孩儿?”

    她想告诉他,她以前也还过手的,然后被打得更狠了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就眼睛亮亮地看他。

    少年还在发脾气,皱着好看的眉头:“跟个傻子似的,就会站着挨打。”越训语气越凶,“逃跑都不会吗?你是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她把手伸过去,摊开,掌心有一颗糖。

    不是她偷的,是在地上捡的,不脏,她擦干净了,想要送给他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开心的,可他好像更生气了,用漂亮的眼睛瞪她:“你他妈真是个傻子!”

    骂完她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傻乎乎地站着,不知道他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没一会儿,他又跑回来了,因为身体不好,几步路便喘个不停,他拿了她手里的那颗糖。

    落日时,余晖是红澄澄的颜色。

    漂亮的少年额头出了汗,脸与眼眶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骆三,你跟我去江家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到我家里来,我用零花钱养你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他也还是个孩子,还没长大,却信誓旦旦地向她许诺:“这样的糖,我可以给你买一屋子。”

    骆三笑了,傻傻地直乐,红着眼睛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她想去江家,不是因为江家有糖,是因为江家有江织。

    那日晚上,江织便与他家老太太说了:“我要把骆三接到江家来。”

    江老夫人在院子里纳凉,手里摇着蒲扇:“接来住几天?”

    少年站在树下,萤火虫围着他绕,他说:“一直养着。”

    到底还少不更事,这么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斩钉截铁地否决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漂亮的眸子立马就沉了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