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要是我死了,把我名下的资产捐了,骨灰埋到一个叫月亮湾的岛上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安排后事?

    薛宝怡不太确定地问: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都开始胡言乱语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抬手想摸摸江织的脑袋,看烧不烧,结果他一抬头,满眼薄凉:“听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靠,认真的!

    立遗嘱吗这是?

    薛宝怡都被他搞慌了:“……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噢,天啊,周徐纺要是没救过来,江织会自杀吧,吞药?还是上吊?要不然跳江……薛宝怡越想越心惊胆战,可他的小员工也在,他不能方。

    随后,乔南楚也到了,也带了个姑娘。

    他没上前问江织,而是问薛宝怡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薛宝怡把声音压低,确保江织听不到:“周徐纺怎么样我不知道,织哥儿好像病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料到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这才注意到他后面的小姑娘,挤了个眼神:“舍得带出来了?”

    乔南楚懒得跟他扯,把温白杨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十点十分,伤口缝合结束。

    孙副院是内科医生,并没有参与,主刀的是普外的祁主任,孙副院全程监察,一结束,他便开始善后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加班费我会另外打到你们各自的账上。”

    说得好听是加班费,但今晚被挑选来救治这位特殊患者的几个医护人员都是聪明人,也都明白,这是封口费呢。

    稍年轻一点的护士想得不深,以为是天上掉馅饼,兴奋地说:“谢谢副院!”

    孙副院可没嬉皮笑脸:“出了这个门,关于这位病患的事情,一个字也不能泄露。”他神情严肃,“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个兴奋的护士这下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手术室的门开了,孙副院领着人出去,脚刚迈出去,第一眼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江织。

    孙副院快步上前:“江少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血止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止住了。”孙副院说,“人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江织,看上去很像病患,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孙副院便说:“江少,用不用我给您看看?”

    江织摇头,只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位爷很少这样郑重其事地道谢,孙副院受宠若惊,连忙说:“应该的应该的。”左右看了看,有外人在,他上前,低声耳语,“江少您放心,都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颔首。

    周徐纺还没出来,他抬脚要进去,可站太久了,脚是麻的,趔趄了一下。

    站得最近的乔南楚扶了他一把:“你先去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装病虽是真,但江织这个身体不怎么好也不是假的,别周徐纺还没好起来,他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他不听劝,拂开乔南楚的手。

    这时,周徐纺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,她还没醒,转去了vip病房,江织守在她床头,蹲到脚发麻了也没挪动一步。

    她麻药还没退,在昏睡,因为自主呼吸不是很强,还带着氧气罩。

    江织这么看着她,心疼得难受:“徐纺,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她眉头皱着,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江织俯身,在她眉心亲了亲:“睡会儿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立马就问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江织不回答,视线越过薛宝怡:“帮我照看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愣了一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,他起身就走,乔南楚在门口挡了一下他的路,提醒:“江织,别乱来。”他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,狠起来没什么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江织推开他:“放心,我不杀人放火。”周徐纺不喜欢。

    说完,他出了病房,离病房远了,他才停下来,扶着墙剧烈地咳嗽。

    “江少,”孙副院刚好看见,连忙前去询问,“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说无碍:“我女朋友的医疗记录,要全部清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喉咙很痒,他隐约尝到了血腥气:“告诉那几个人,如果泄密,我会罪及妻儿、祸及父母。”

    这应该是他说过的最恶毒的话。

    为了周徐纺,他可以丧心病狂。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