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想把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,都送给那个漂亮的少年。

    她从花房里,折了一枝最漂亮、最高贵的兰花,为了送给他,她在骆家别墅的窗外偷偷站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鬼鬼祟祟在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把兰花给他,扭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傻子,给他花作何?

    “你杵那儿干嘛呢?”

    乔南楚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面,跟着薛宝怡,一瞧见江织手里的兰花,就开始调侃人了:“哟,收到花了呀。”他挤眉弄眼,老不正经了,“织哥儿,哪家姑娘啊?”他在里头,没瞧见人。

    姑娘?

    是个小光头。

    江织不喜欢花,捏在手里瞧了几眼,也没扔:“少乱讲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正是怀春的年纪,骑着摩托车载姑娘出去打了几次麻将了,就自以为是‘情圣’了,一副过来人的模样:“我怎么乱讲了?都送你花了,准是对你芳心暗许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嘴巴闭不上了是吧?”江织拿着枝兰花,进了屋。

    薛宝怡在后头,朝乔南楚挑眉:“快瞧他,脸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看了一眼,还真红了。

    那枝花被江织带回了江家,是骆家花房最贵重的一枝,自然,骆三少不了一顿打。

    晚上,唐光霁回来了,带了肉回来了,他把走路一瘸一拐的骆三叫过去,把打包回来的肉给她:“去楼上吃。”

    她白天挨了打,脚有点跛,不过她很高兴,欢欢喜喜地抱着肉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唐光霁在后面念叨了一句:“太瘦了,得多弄点肉给她吃。”

    何香秀哼:“有饭吃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哪有肉吃,骆家人想教训她,饭吃多了,也能成为挨打的理由。

    唐光霁的话骆三听到了,她觉得是,江织好瘦,瘦了要吃肉。

    后来,唐光霁不在家的时候,何香秀没看住她的时候,她会偷偷去厨房,偷肉给江织吃,还会把她生病要吃的药都省下来,藏在枕头芯里,等江织来了,就都给他,因为他身体不好,总要吃药。

    后来,入冬了,江织畏寒,鲜少来骆家。

    后来,骆三只要得了闲,就会去骆家大门口蹲着,漫无目的地等啊等,等啊等,等那个让她一见着就欢喜的人。

    她认得江家的车,老远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江织停下了脚:“你先过去。”

    江川犹豫了会儿,听从了吩咐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江织站在骆家的大门口,没往里走,

    门口两边各种了一棵四五米高的雪松树,骆三从树后面挪出来,蹑手蹑脚、畏畏缩缩地。

    江织瞧她:“你躲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等你呀。

    她黝黑的小脸太瘦了,衬得一双眼睛很大。

    已经入冬了,帝都的冬天很冷很冷,早上下了雨,地上没干的雨水一会儿便凝成了薄冰。

    这天气,她只在单衣的外面套了一件工装外套,外套上面印了五个大字——佳佳乐家私。

    江织眉头拧着:“骆家连衣服都不给你买?”

    关于骆三的事,他问过他家老太太,说是骆家对外称这孩子是养子,可貌似下人都比这个养子的待遇要好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的手一眼,被冻得不像话了,他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,给她:“穿上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接,眼睛亮亮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怕冷,打了个哆嗦,恶声恶气地催她:“让你穿上你就穿上,别磨磨蹭蹭。”

    羽绒服是短款的,黑色,他里面穿的是白色毛衣,雪一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羽绒服好看,他也好看,她接过去,抱着摸了一会儿,穿上了。

    小傻子。

    衣服留下,江织头一扭,走了。

    她跑着跟上去,就在后面一两米的距离,牢牢地跟着。

    前面的少年回头说她:“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,不发出声音地、轻手轻脚地、偷偷摸摸地……跟着。

    还跟着呢!

    前面的少年故意走快点,后面的小光头也跟着走快点。

    早上下了雨,这会儿地上有薄薄的冰,他走得太快,脚底一滑就往后仰,她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走,过去抱住了他,并且在后面扎了个马步,稳稳地托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