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!

p; 不过晚了,网友都截图了,这位键盘大侠和‘香颂小主今天领盒饭了吗’一起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正在参加外交部聚会的冯展龄:“宝儿他爸,我上热搜了!”好兴奋好兴奋!

    薛仲庚严肃脸:“……”眼神:端庄,要端庄。

    冯展龄捂着嘴笑:“嗯嗯!”

    帝都这两天风和日丽,天气晴朗,徐纺镇在下雨,下得停停歇歇,缠缠绵绵。

    墓地已经弄好了,周清让挑了日子,把周清檬的骨灰下葬了,就葬在他父母的坟旁。

    周徐纺摸着墓碑上的老照片,照片里的女孩儿笑得明媚,舅舅说,这是她妈妈在老家的门口拍的,那时候才十六岁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生得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江织也说是。

    周清让喊她:“徐纺,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边有两座墓碑,与她母亲的墓碑只隔了几米远。

    周清让说:“这是外公外婆。”

    刚刚下过雨,地上泥泞,她也不怕脏,跪下去磕头,江织也跟着她一起跪,她说:“外公外婆,我是徐纺。”她介绍完自己,又介绍身边的人,“他是江织,你们外孙女婿。”

    江织看着她,浅浅笑了,重复了一遍她的话:“我是江织,你们外孙女婿。”他弯下腰,也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天气太潮了,冥纸烧不着,周徐纺就全部铺在坟上,用石头与土盖着,她弄得身上、手上都是泥。

    江织也不拦她,与她一起,弄得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周清让在父母的坟前说了一会儿的话,把酒敬了,拄着拐杖起身:“要下雨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好,还站在墓碑前,很久都没有挪动脚,刚刚没有哭,要走了,眼睛就潮了。

    江织握着她的手:“等到清明,我们再来扫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以后,她会常来。

    她走了几步,停下,回头看,红着眼,说了一句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江织开车,车子是租的,不像他平常开车那样乱飙,他这会儿开得特别慢。

    周徐纺跟周清让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跟我讲讲外公外婆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说好,把车窗打开,风吹着:“你外公他啊,没什么特别的,是个很普通的人,老实、本分,不爱说话,也不浪漫。”他笑,“不知道你外婆看上他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安静地听。

    周清让的声音好听,标准的播音嗓,讲故事的时候,像耳边荡了一首古老的曲子,慢慢悠悠的:“他们相遇的时候,你外公还是个穷学生。”

    他母亲是骆家的小姐,聘了他父亲当家教,母亲给父亲写了一百零七封情书,父亲才回了她一封,里面也只有一句话:徐纺镇的山上开了很多映山红,要跟我去看吗?

    他母亲什么也没说,就去买了两张去徐纺镇的车票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,一起赏了花,就定了终身。

    他母亲是个刚烈的女子,骆家不同意之后,她便随他父亲远走他乡,来到了徐纺镇。他们生了两个孩子,女孩是姐姐,被教得善良温柔,男孩是弟弟,很阳光开朗,日子过得平平淡淡,没有大富大贵,也没有大起大落,岁月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后来,家中生了变故,父母离世,留下还没有成年的一双姐弟,当时他们尚且年幼,无路可走时,去了帝都投亲。

    这一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周徐纺没有看他,趴在车窗上,伸手接着外面的雨滴:“以后,你有我呀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笑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以后,他们都不是孤身一人了。

    徐纺镇是个有山有水,有花有桥的地方,这里雨多,这里的人说话都温声细语,这里的房子都很矮,屋顶是斜坡的,雨季的时候,门前会拉出一条条的雨帘,家家户户都有院子,院子里会种果树,种的最多的便是葡萄与桔子。

    当年,周清让与姐姐去帝都的时候,因为没有车费,把房子变卖了,三年前,周清让托了人,又把房子买了回来,因为熟人,没有动过房子,里面都是老样子,红墙绿瓦,门前有一颗松树。

    松树下,蹲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是陆声,她找来了,身上湿漉漉的。

章节目录[Enter]

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