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www.tizkino.com,最快更新嫁给前任他叔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稚趴在梁墨胸口上问他:“我爸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能说上个把小时?快点说。”

    梁墨抱住李稚, 笑着说道:“没有,就是告诉我有关你的事, 让我好好待你。顺便问我对婚礼有什么期望——”

    “婚礼?”

    “婚礼由长辈操办, 我们是插不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稚没所谓的,婚礼对她来说很麻烦, 有人布置挺好。

    “你半点不感兴趣?”

    李稚皱眉,叹了口气:“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听起来有故事。

    梁墨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。

    李稚说道:“当年我姐结婚的时候,她还在忙公司一个大单子。我就自告奋勇和海城关家接触,操办婚礼。结果……”她一脸痛苦:“不提也罢。总之只有痛苦两个字能形容。”

    当年李家这边说得上事儿,又真正上心的, 也就李稚一个。由她应付关家那边的亲戚, 说实话,关家人心不齐,乱是在海城出了名的。各路神仙都跑来掺一脚,哪怕是个婚礼都想着使坏。

    更何况那时候关老爷子放出话来,只要李东蔷嫁过去, 他立刻退位把关氏船运首席执行官的位置给李东蔷。这么一来, 惹来许多人眼红。

    那会儿,多少人抢首席执行官的位置抢得眼红。谁让关老爷子正儿八经正室夫人生的儿子, 关燕生对自家产业不感兴趣,那谁都能抢、谁都有机会。

    谁料关老爷子出这么一招, 竟然是把产业交给了儿媳妇。

    自然就引来许多人明面暗地的破坏, 各种手法层出不穷。偏李家这边就只有李稚一个人真正说得上话, 她的堂姐妹各个都不上心, 甚至恨不得乱起来,让李稚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有多乱,乱到凶险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梁墨皱眉,抱紧李稚。

    用到‘凶险’这个词,可以想见情况不是多么乐观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死掉。”

    梁墨神色一肃,不自觉的搂紧李稚。

    李稚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喘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梁墨低头,放开手,抿唇道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李稚摇头:“你别担心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受得住?”

    梁墨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稚指尖点了点梁墨的脸颊,刚才有一瞬都变了样,像是出笼的老虎,逮着人吃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怕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婚礼闹事儿,吸引目光,想要抢劫新娘。抢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那人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半道上发现了,恰巧我看见匪徒的脸,对方想杀人灭口。我跳车……别担心,我玩过那么多极限运动,知道用什么姿势落地最安全。我没事儿,一落地就赶紧跑,对方追过来,穷追猛舍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?有人路过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李稚轻描淡写的说道,实则当时情况凶险至极。

    那年她也才19岁,正是叛逆得厉害的时候,经常玩BMX。身体很灵活,还是跑不过几个成年男子的追踪。而且对方明摆了要弄死她。

    当时跳车的地点不是太好,僻静处,没多少人。

    跑没多久就被追到,对方抽了条生锈的钢管朝着她背部就是猛力一击。李稚浑身力气都给卸了,倒在地上迷晕着,对朝着她头部而来的钢管无力躲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死定了,谁知下一秒有个青年挡在她前面,钢管尖锐部分顺着他手臂划到手背,鲜血淋漓。青年抓住钢管,夺了过来,三两下动作敏捷的卸掉对方的力气。

    然后又听到还有人过来,那青年把她背起来藏到隐秘的地方,自己出去引开那些人。

    李稚当时迷迷糊糊的,又累又痛,看不清青年的脸,只记得他的声音,好像格外温柔可靠。

    后来李家人凭借着藏在她项链里的定位追踪仪救回李稚,李稚醒过来却找不到那救了她的青年。

    李稚一直记得那个青年的身影,令人觉得安全可靠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梁子齐某些方面看上去很像那青年,让她产生触动,也不会一时冲动答应和他交往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了交往就要履行责任,因此李稚也就没有说出分手的话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才更像——”李稚猛然顿住,起身盘腿坐起,抓着梁墨右手:“我看看你的右手。”

    梁墨也起身,没有反对的把右手给她看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有道疤痕,挺长。

    以前很狰狞,吓坏过小侄女。所以去做了祛疤手术,还是不能完全去除。

    “你这疤痕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梁墨想了想:“大概是二十岁的时候,去一趟郊外。回来途中听到有人喊救命,替人挡了钢管——那人是你?”

    李稚压下兴奋和激动,说道:“描述一下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先听到声音,跑过去看正好看到钢管朝女孩头部砸下来,我没多想就用手挡下了。疤也是那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李稚兴奋不已:“我当时找了你挺久,愣是没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之后没多久我就回德国继续学业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怎么也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造化弄人,只是没想到人最终还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没认出我来?”

    李稚当时被打得快昏迷,什么都看不清。认不出梁墨还算正常,怎么梁墨也认不出她?

    “……你当时挺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丑?”

    “没。我只是说你当时挺狼狈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说我丑。”

    梁墨不解释了,压着李稚在身上把她亲得神魂颠倒再说道:“你滚地上,灰尘沾得满脸都是,何况情势危急,我就没多看你。所以认不出来,小乖,别怪我迟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故意压低了音量,变得格外性感迷人。

    李稚本来就被亲得迷晕,这会儿更是色令智昏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不是说她丑就行。

    李稚乖巧的揽着梁墨的肩膀,软绵娇俏。

    想了想当时的情形,再想想现在是她老公的梁墨,就是一阵得意的偷笑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眼光多好呀。蓝河酒吧那晚,偏偏挑中你。”

    梁墨抓起李稚的手指,放嘴里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眼光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。回头我跟我爸说一声,他肯定对你印象加分。”

    梁墨轻笑,搂紧了妻子,让她在怀里自顾自描绘着未来美好的蓝图。

    听那样的假设,竟也让他真的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快乐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出其实自己几年前就对李稚一见钟情的事,说了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当初会心动,也许是因为她漂亮的容貌,也许是因为人群中她耀眼又骄傲,让他一眼相中,心动不已。然而他毕竟克制,多年后,心悸的感觉还是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打算再克制下去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嫁给前任他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木兮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兮娘并收藏嫁给前任他叔最新章节